鸿博国际世界杯球赛-盐津铺子多收了三五斗,少赚了一个亿

“中国零食自主制造第一股”盐津铺子业绩下滑的趋势,终于蔓延至全年。公司2021年在收入增长的情况下,扣非净利润腰斩至不足1亿元。曾经市值超过200亿元的大牛股,股价已打4折,总市值仅余86.70亿元。业绩滑铁卢自2017年上市以来,业绩持续大幅增长的休闲零食企业盐津铺子,终于在2021年遭遇了滑铁卢。当年一季度,公司还保持着营收和业绩双增长,突然在第二季度急转直下,当季录得亏损超过3000万元,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了年末。公司新近披露的2021年业绩快报显示,全年营收增长16.47%至22.82亿元;归母净利润下滑37.89%至1.50亿元;扣非净利润腰斩至9072.20万元。公司在半年度和三季度业绩预告中分析,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商超渠道销售需求旺盛,公司以较低的销售费用投入,就获得了较高的收入增长,2021年的情况就已变得大不相同。社区团购等新零售渠道突然崛起,没有引起公司的足够重视,仍在自己熟悉的传统商超渠道投入重兵,人员推广、渠道推广等相关费用投入过多,但商超渠道销售收入增长以及渠道业绩未达预期。与此同时,2021年3月以来,公司生产所用大豆油、棕榈油、奶粉、黄豆、鹌鹑蛋、生姜等原材料价格较大幅度上涨,原材料采购和生产成本有上升。在意识到后疫情时代渠道去中间化再去中心化的新变局之后,公司在去年第三四季度对费用投入进行了合理调整,投入和产出比得到一定优化。线下主义者盐津铺子从湖南浏阳特色的凉果蜜饯起家,公司创始人张学武大学毕业之后,在大城市闯荡多年后回家,从父亲手中接过了只有几个工人的小作坊。不同于父辈的保守做派,张学武一开始就不准备小打小闹,而是重点打造品牌和渠道,并将产品品类从传统的凉果蜜饯扩大至坚果炒货、肉制品、豆制品以及西式糕点等,成为一个休闲零食品牌。区别于良品铺子、三只松鼠等头部休闲零食品牌的平台型模式,盐津铺子选择了重资产模式,在生产端投入重金,以此掌控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全产业链。销售端公司也与主要休闲零食竞争对手有所不同,盐津铺子重注线下渠道,且在传统商超等KA渠道投入重兵。从2018年下半年起,公司就大力推进“盐津铺子”休闲零食屋+“憨豆先生”休闲甜点屋的“商超双中岛战略”。全国性KA由公司直营,地方性大中型商超/社区超市/乡镇超市等,则交由经销商去覆盖。截至2020年末,公司已在全国布局了1.6万个盐津铺子咸味零食和憨豆先生甜味零食店中岛。2021年上半年,公司进驻36家大型连锁商超的2988个卖场,在全国拥有1206家经销商。2017年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公司直营商超渠道对营收的贡献率分别为53.37%、42.05%、35.56%、32.18%和34.97%,呈逐年下降趋势;同期,经销渠道贡献率分别为39.87%、48.73%、59.42%、62.24%和61.69%。虽然公司早在2014年就设立了专门的电子商务公司,但线上业务始终是盐津铺子的一块短板。公司对电商的定位并非主要销售渠道,而是品牌形象树立和品牌推广的渠道。正是基于这一定位,在以上各年度内,电商渠道对营收的贡献逐年降低,从6.56%降至3.34%。实控人表决心盐津铺子的业绩表现,很快传导至资本市场。2017年2月,盐津铺子(002847.SZ)以9.14元/股在深交所发行上市,公司股价一路高歌猛进,成为投资者心目中的大牛股。特别是在2020年公司业绩高速增长的驱动之下,股价在10月13日摸上160.88元的高点,总市值超过200亿元。当年,公司实控人张学武、张学文兄弟,双双跻身胡润湖南富豪榜,分列第14位和35位。其后,股价虽有回调,但大多时候仍处于百元之上。进入2021年二季度,因公司业绩表现不及预期,股价直线下行。在7月15日半年度业绩预告披露后,股价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,长达数月在50元上下徘徊。在股价高位之时,公司股东和董监高减持毫不手软。持股5%以上股东昊平投资(实控人之一张学文控制)、董事、副总兰波、董事、副总杨林广、副总孙林、董事会秘书、财务总监朱正旺、总经理助理邱湘平等,集体在2020年9月1日,通过大宗交易以134.64元/股减持,分别套现2.83亿元、2356.2万元、1009.8万元、673.2万元、1346.4万元和1211.76万元。去年二季度,高管和核心员工持股平台、原持有公司3.32%股权的第四大股东一燊同创,大举减持所持公司股票,套现数亿元,跌出前十大股东名单。他们减持时迅捷凶猛,增持时却拖拖拉拉。去年7月,面对股价持续下跌,公司紧急祭出实控人和部分董监高增持计划,以挽回市场信心。实控人张学武、张学文承诺分别增持金额不低于2500万元和1500万元,其余高管则合计增持不低于1000万元。然而,增持期限时间过半,仅有一位高管以55.05元均价买入1万股,洒了点毛毛雨。实控人张学武增持则延迟到了今年才出手,合计投入1200万元左右,亦未能完成增持计划。最终,公司以相关人员筹不到钱为由,终止增持计划,草草收场,给投资者留下了不守信用的名声。公司实控人的张学武,则3次追加控股股东盐津铺子控股所持上市公司股票锁定期至2024年2月11日,以表明自己对公司的信心。不过,张学武还直接持有公司10.38%股权,已在2020年解除限售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xiguali.com